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向往延安

时间:2010-05-18 00:00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雷焕宇 点击:

  小时候经常听到延安。从收音机里,从电影里,从故事里,还有从老一辈的谈话里。那时候,我心中的延安是英雄诞生的地方,刘志丹、谢子长、王若飞……。那时候,我最想大的心愿是去看宝塔山、看领袖们住过的枣园、杨家岭,看抗大所在的地方,看鲁艺的所在地。小时候, 延安成了我最想去的地方。那时候的我向往延安,向往那个英雄辈出、激情澎湃的年代。

  上学以后,在历史书中,我读到了历史上的延安。那里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的发祥地之一;是“边陲之郡”、“五路襟喉”;是吴起、蒙恬、范仲淹、沈括等许多中国古代名将在此大展文韬武略的地方;是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在领导、指挥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,奠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基石的地方;是中共中央统战部成立的地方。那时候的我向往延安,向往那个革命圣地,向往那个红色摇篮。

    不惑之年, 我终于亲眼看到了延安。亲眼见到了枣园、杨家岭、宝塔山;见到了瓦窑堡、王家坪、瓦子街。看见中央统战部红色的牌子。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。中国革命的三大法宝。其中第一大法宝就是“统一战线”。

   “为啥在那个时代,延安有那样强的吸引力?”延安这个平实而普通的地方为何会成为世界注目的“焦点”?

 走进延安历史展览馆。这个问题开始有了答案。

 在延安时期,陕甘宁边区政府被称为“民主的政府、廉洁的政府”。它真正是人民自己的政府。美国记者斯蒂尔访问延安后,深有感触地说:“我觉得在延安访问中,有三件事使我感动而且深刻起来。第一件是我体味到共产党常常说的 ‘为人民服务’,在延安所亲见的各种具体事实,我认为是货真价实的”。“不到延安实在不能深触到中国问题的内脏,到了延安使我对中国问题的认识深化了。”

 民主、平等的理念始终贯穿在边区政府的各项工作中。延安是中国民主政治的发源地。延安时期的民主选举,内容丰富,形式生动,堪称中国历史上民主选举的典范。中国共产党在陕甘宁边区政府中领导的民主化建设,已经被今天的学者称为“延安民主模式”。延安的民主选举是一种精神,也是一种制度,它无论在理论层面或实践操作层面,在今天都仍然具有现实启发意义。

 延安时期的民主选举,内容丰富、形式多样。堪称中国历史上民主选举的典范,在抗日民族政权的选举中,中国共产党首创了多种形式的选举活动,还特别提出和实行了竞选,并把竞选写入了当时的法规中。为推动竞选,提出了“民主政治、竞选第一”的口号。在边区政权一律实行“普遍、直接、平等、无记名投票”的选举制度。“边区各级参议会与政府,是老百姓选举产生的……未经选举的地区,各级政府都是临时的,必须由老百姓选举,才能叫正式政府。”

 陕甘宁边区的选举制度较苏维埃时期有重大调整,其普选原则、三三制选举原则是中国共产党人审时度势,根据抗战时期国内政治形势和主要矛盾的变化,为建设边区民主政治而提出的革新之举.针对边区实行民主选举伊始党内外人士产生的种种疑虑,谢觉哉多次撰文辨异析疑,提出了"选举是组织民主政治的头一件事""选举是人民对政府工作的大检阅""选举是和日寇反共分子作斗争--即保卫边区的法宝"等一系列观点,从而为指导边区的民主选举制度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.

 延安时期,陕甘宁边区和各抗日根据地是享誉中外的“民主政治的模范区”。

 在延安时代,那时边区政府的官员当官不像官,他们是人民的勤务员。政府没有徇私舞弊、以权谋私、贪污腐化的不良作风。南洋华侨陈嘉庚先生访问延安后说:“县长概是民选,官吏如贪污五十元者革职,五百元的枪毙,余者定罪科罚,严令实行,犯者无情面可袒护优容。”之所以“只见公仆不见官”,就在于在政治上我们是真正民主的,共产党人和领导干部是真心实意为人民服务的。

 延安时期,中国共产党人把握时代发展潮流,继承五四文化传统,利用相对稳定的环境,在局部执政的区域建立了抗日民主政权,积极推进民主政治建设。期间,学习了西方民主理念和民主精神;创建了新型的人民民主政治体制和政党制度;颁布了边区政府施政纲领和一系列法规条例,初步形成和建立了严格的执法环境和公正的司法制度;保证一切抗日人民的人权、政权、财权及言论、出版、集会、结社、信仰、居住、迁徙之自由权;开展了普遍、自由、直接、平等的选举运动;党内,形成了理论联系实际、密切联系群众、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新风正气。在一个没有民主传统,缺少现代文明资源的落后国家的落后地区,不断创新民主形式,丰富民主内涵,进行大规模、全局性的民主实践,充分展示了民主政治的魅力和活力,得到了人民群众的衷心拥护和支持。谢觉哉在陕甘宁边区第三届参议会上的讲话中说:陕甘宁边区是中国经济文化最落后的地区,在抗战中他没有得到任何接济,反受到国内反动派严重的封锁与进攻,然而他不仅没有表示出负担不起战争重担,反而在负起战争的重担中大踏步前进。不夸大地说:陕甘宁边区人民是比任何未实行民主的地区,过着穿暖吃饱愉快的生活,且正在摆脱愚昧和不健康的状态,走向文明。什么原因?陕甘宁边区实行了真正民主政治。正因为如此,1945年,毛泽东在延安同黄炎培关于跳出“历史周期率”的对话中,自信地认为:我们已经找到新路,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。这条新路,就是民主。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,政府才不敢松懈。只有人人起来负责,才不会人亡政息。毛泽东的话,不仅总结了延安时期中国共产党的成功经验,而且揭示了现代社会政治发展的本质和核心。

 延安时期的中国共产党,发扬马克思主义政党的革命精神,彻底否定了专制政治和一切形式的独裁统治,创新政治体制,建立联合政权。一是从工农专政的苏维埃体制向新民主主义体制转型。193512月瓦窑堡会议通过的《中共中央关于目前政治形势与党的任务决议》宣告:改苏维埃工农共和国为苏维埃人民共和国。决议还指出,“这些政策的改变,首先就是在更充分的表明苏维埃自己不但是代表工农的,而且是代表中华民族的。”二是针对国民党独裁政体的民主改革诉求。“将政治制度上国民党一党一阶级的反动独裁政体,改变为各党派各阶级合作的民主政体。”(《毛泽东选集》第3卷,人民出版社1968年版,第236页)敦促国民党的政治改革。三是在民主政权的人员成分上,创立“三三制”原则。即“在人员分配上,应规定为共产党员占1/3,非党的左派进步分子占1/3,不左不右的中间派占1/3”,“上述人员的分配是党的真实的政策,不能敷衍塞责。”(《毛泽东选集》第2卷,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,第741742页)谢觉哉在陕甘宁边区第三届参议会上的讲话中指出:这样的民主,各阶层——农民、工人、资本家、地主、资产阶级,都有出路,都在发展的路上、抛弃旧的不好的生活的路上前进,在互让互助的建设中走到进一步的团结。

 选举制度是政治制度重要的组成部分,是民主政治的基础工程。延安时期的民主选举,内容丰富,形式生动,堪称中国历史上民主选举的典范。边区政府于19375月通过了《陕甘宁边区选举条例》,制定了“普遍、自由、直接、平等”的选举原则。在边区政府和各抗日根据地开展广泛深入的选举运动。当时的口号是:“民主政治,选举第一,没有选举,就没有民主,没有民主,就没有革命”。把选举上升到民主政治的首要高度。选举的形式也是多种多样的,1937年、1941年、1945年的三次大规模的选举,都是通过普遍、平等、无记名、发表竞选演说、差额选举、看政绩、发挥新闻舆论作用等形式,由老百姓选出自己信任的政府和官员。选民们非常珍惜来之不易的选举权利,对选举什么样的人尤为关心和慎重,他们编写《选举小调》,用歌声表达自己的心声:“民主政治要实行,选举为了老百姓,咱们选举什么人?办事又好又公平,还不耍私情。”选举制的推行,极大地唤起了人民群众的政治热情,提高了普通老百姓的政治觉悟,许多足不出户的小脚老太太骑着毛驴翻山越岭参加选举。为了便于不识字的选民参加选举,表达他们的政治意愿,行使他们的政治权利,有些地方还创造了“豆选”、“香头烧洞”选举等便于操作的选举方式。每次参加选举的选民一般都在80%以上,最高时达到96%。通过普遍平等的选举,边区建立了与人民血肉相连、鱼水相依的真正代表民意的各级政权。共产党支持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治理念成为活生生的现实。

 延安时期,边区政府制定了施政纲领,明确规定保证人民的言论、集会、结社、出版等自由权。政治上,提倡“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”。各党各派,社会各阶层都有同等的说话机会,人民群众的利益表达渠道顺畅,反馈及时。仅边区二届参议会就收到各种提案399件,其内容涉及军事、政治、文化、教育、卫生、妇女、儿童等等。政府领导虚心听取意见,“有则改之,无则加勉”。在这样的舆论氛围中,194111月,党外人士李鼎铭先生等11位参议员提出的“精兵简政”意见,迅速为边区政府以至中共中央所采纳,推动了边区及其他根据地大规模的精兵简政运动。

 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,边区社会团结稳定,人民群众心情舒畅,斗志昂扬,各项事业欣欣向荣,充满生机,实现了社会的和谐发展。吸引了国统区大批优秀青年突破封锁线,来到边区享受民主政治的阳光。充分体现出民主政治巨大的优越性。

     “向往延安”也成为那个时代的主旋律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